一個屈臣氏BA的自白:我為啥不想在屈臣氏干了

  一個行業的基層員工生存狀況,向來都是反映一個行業生態健康與否的標志之一。

  比如屈臣氏系統的BA,行業里BA看齊的主要對象之一。殊不知,屈臣氏BA頂著一個“全球最大個人護理用品連鎖店員工”的光環,背后卻也有說不完道不盡的苦楚。

  曾在W市某屈臣氏做BA的亞琴就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她曾在貼吧中看到不少BA吐槽在屈臣氏的工作,現在,她也有話要說:

  屈臣氏是個很大的系統,在屈臣氏工作,身邊的朋友同學都把我當成專家。在去屈臣氏工作之前,我本身也是很喜歡逛屈臣氏的,并且成為了屈臣氏的資深會員。起初這份工作給了我很大的自豪感。

  然而,后來我發現在屈臣氏并不是像百貨專柜里那樣只要管好自家柜臺的就行。然而,我發現我們也要干賣屈臣氏會員卡的活。本來賣卡也沒什么,但是直到我發現了屈臣氏會員卡的真相。

  屈臣氏新的會員卡收費20元一張,如果消費滿200元的線塊錢一張。要收費的會員卡,一般是不好賣的。很多顧客聽說會員卡要收20塊錢,就不買了。

  這20塊錢,消費者要買積夠多少分才能劃算呢?買10塊錢的東西積一分,20分才能換一塊錢,換言之,直接來算的線元現金。這還是理想狀態。當然,我們并不會跟顧客強調這些。

  我們會跟顧客繞彎子:“美女,我們的會員卡積分是可以抵扣現金和換購的。比如換購,你只要XXXX就可以了,這樣這20塊錢就從商品里面省下來了,很劃算的?!蔽覀儠櫩凸噍斠环N觀念,讓她們不斷地回店里來買。

  而且,有的顧客買個上百塊錢的東西,被問到沒帶會員卡,甚至會跑回去特地取卡再回來買。這個過程很麻煩,真想告訴顧客她這百來塊錢積下來的分還不夠公交車費的。

  這樣的事有點忽悠人了。不強制顧客買,讓顧客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倒也不是什么壞事,畢竟優惠還是有的。但是,因為BA賣卡的壓力,有的顧客要在店里被問七八次有沒有會員卡,最終顧客也不會給我們啥好臉色看了。

  之所以賣卡會成為屈臣氏最討人厭的風氣之一,是因為店里有關于賣會員卡的任務指標,哪怕是品牌商的BA也要幫店里賣卡。

  像我們店專柜BA一天是一張,而促銷員一般要求一天賣五張。賣不了并不會面臨懲罰,但長期沒有賣卡的成績,開早會就會被店長批評。如果工作時間內沒有把卡賣出去,就不能準點下班,要想正點下班?自己掏錢把卡買了吧!

  你要問賣這些卡我們BA能拿多少錢?我告訴你:一毛錢沒有!沒有好處義務勞動,做得不好還要挨批,還要自己掏腰包買!

  后來我們店被某專柜的BA投訴了,所以BA不用再賣卡了。在被投訴之前,屈臣氏恨不得榨干每個人的價值。

  賣完了卡,就得涉及到會員的換購政策了。在會員換購這個方面,屈臣氏的玩法是很豐多樣的,什么“加十元得一件”,什么“消費達50元享受某件商品折扣”,等等,我有時都繞不清楚這里面的關系??春芏嗷瘖y品店都把這些學過去了。

  至于這么做劃算不劃算,看消費者怎么想吧。其實有的時候都不需要滿那個換購的50元消費額指標,只要找別的顧客拼個單就可以了。

  所以這個活動規則玩起來對BA就有不小的挑戰性了,我們經常要在各種數字之間精打細算,向消費者推薦一件又一件的商品。很可能別人只是進來買一支洗面奶,最終被我說得買下一籃子的東西,顧客埋單的時候我都不好意思了。

  當然還有一個問題,因為我們在給顧客推薦換購商品的時候,經常會把能換購的東西大大小小都推薦一遍,所以有的比較“精打細算”的顧客會在收銀臺前左算右算,甚至算下來十分鐘也沒個結果。

  我就碰到過兩個學生這樣做,后面排隊埋單的人不耐煩了,做BA的不耐煩還不能表現出來。為啥要搞這么多數字游戲啊,銷售復雜多了,我上學的時候數學就不好!

  你在屈臣氏看上一瓶阿迪達斯的洗發水想送給男朋友的時候,有沒有過被BA拿起旁邊的長得很像親兄弟的屈臣氏男士洗發水推薦說“買這個,這個劃算,我們還做活動”的經歷?

  沒錯,這就是屈臣氏不遺余力賣自有品牌OB的一大套路。就像你去超市買牙膏或洗衣液會被大媽拉倒某些品牌貨架前一樣,屈臣氏也利用BA干同樣的事。

  屈臣氏自有品牌,大家或許都知道。它們是模仿甚至說照抄在屈臣氏系統內銷量最好的幾個品牌和品類生產出來的,而且就放在那些模仿對象的附近,讓人分不清楚李逵李鬼來。當人家顧客要買某個東西的時候,我們去拿出一個看起來很像但便宜不少的自有品牌去推薦,很多不了解的人就會買賬。

  實際上自有品牌效果怎么樣呢?為什么它們會便宜那么多,真的是供應鏈變短了造成的么?用過的顧客最有發言權。

  我們在推薦自有品牌的時候,不止一次地被消費者以“這不是你們自己家的東西么,你不用給我介紹了,我沒興趣”冷言相對。而從顧客發現目標起到成功讓顧客購買自有品牌,心中其實也帶著不小的負罪感。

  在屈臣氏里,不是所有的BA都是屈臣氏系統自身的,有很多都是進駐品牌的BA。按說別人品牌商的BA在店內只用管好自家品牌的銷售就好了,但屈臣氏對這類BA的價值榨取也是不遺余力的。

  前面我們提到了,屈臣氏會讓她們幫助屈臣氏賣卡。但更加讓人無奈而又氣憤的是,她們除了自家品牌的銷售業績,還要面臨屈臣氏對她們銷售屈臣氏自有品牌和實力品牌的任務進行的考核。在一旁看著,想想她們也是不容易。

  屈臣氏對實力品牌的銷售考核尤其嚴格。我聽說屈臣氏對品牌BA的實力品牌銷售占比要求達到35%-40%,只有保證實力品牌銷量達標了,品牌才能留在屈臣氏,自然品牌BA也才能留下來。

  當然,屈臣氏有明文規定,不允許強迫入駐品牌BA銷售屈臣氏自有產品。但是為了追求自身業績,這已經成為了一個被所有人認可的潛規則。

  比如去年的時候,我的朋友圈里就有人說合肥一家屈臣氏發生了集體罷工事件,而罷工的原因,就是品牌BA不滿被強制要求銷售屈臣氏自有品牌。

  我想,如果我是品牌BA,也會不愿意在屈臣氏干吧。每天面臨巨大的銷售壓力,還要受到店長的約束甚至排擠,這錢不好賺。

  除了以上這些,亞琴還說了很多關于屈臣氏的“壞話”,其中細化到了工資、加班、考核、管理等等很多問題,也談到了不少面臨的顧客投訴等不便擺上臺面的事情。這是別人自家事,限于篇幅,就不展開了。

  她總結說,在屈臣氏上班覺得很時尚也很有面子,整體來說她還是覺得很幸福的,但是幸福的背后卻也有許多難以言表的辛酸?!拔以诘哪莻€店店長斤斤計較,很多事都會被情緒化,老員工們都離開了?!眮喦僬f。(應受訪者要求,亞琴為化名)

火幣網, 火幣,火幣網,租號平臺,租號 ,火幣 ,比特幣交易平臺 , 游戲租號 , 租號, cf租號,吃雞租號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